那是道刺眼的光線,無法想像它是如此的溫暖;他的微笑是如此讓人愉悅;我從來沒想過,那背對我的影子,竟然會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珍藏。

  


  記憶中,奶奶家後面的海濱是個很舒服的沙灘,我常常在太陽過了頭頂之後,到海邊撿拾貝殼。哥哥在放學後也都會加入我的「挖寶團隊」!

  那年夏天,我就像往常一般拉著哥哥奔向海濱,每天就這樣來來回回不知道在海灘繞了多久,回到家時不外乎是曬傷和沾滿泥巴的全身。
  我還記得有一次在海邊挖到一個好大好大的螺,哥哥用海水清洗了幾番,再把它用自己的衣服擦拭了一下,那髒髒的螺立刻變身成為透著赭紅色與象牙白相嵌的漂亮角螺。

  「小唯,妳介意讓哥哥來吹吹看嗎?」
  「不會呀!」我搖搖頭,仰頭望著哥哥與角螺。

  嗚———————————————————
  那聲音厚實而有靈性,我深深地被它所吸引。感覺接近了一種空靈、一種快無法形容的境界。
  哥哥把角螺擱在嘴邊,若有似無地說著:
  「小唯,妳相信魔法嗎?」
  「哥哥你剛剛說什麼?」
  「沒什麼。只不過……這角螺有魔法也說不定唷……

  我一臉疑惑的望著哥哥。

  「真的嗎?」

  「哈哈!你還真的相信呀,小唯!不過這也不是全然都不可能啦……

  哥哥轉過身,迎向西南邊的太陽,光線透過他髮絲之間空隙打到我臉上;我罩在他的影子裡,長長的影子被海風給拉長了許多。我疑惑地看著那擋住太陽的黑影,那天就這樣被我深深地烙印在心理。




  「夏崎,這些書是你訂的嗎?」爸爸在玄關大喊著。


  在客廳看著電視看到睡著的我,被爸爸給吵醒,我睡眼惺忪地看著哥哥從房間裡走出來。


  「對,沒錯。那是我訂的沒錯。」

  「你知不知道爸媽給你的零用錢不是這樣給你隨便亂花的?」
  「噢。」
  「你到底有沒有聽進去啊?夏崎,你都已經國三了耶,拜託懂事一點好不好?」
  「是是,我聽到了。」

  他將房間門給關上,緊接而來是幾秒的寧靜。


  「桂子,夏崎怎麼最近會這樣?」

  「你問我,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嘛!倒是正雄,身為父親的你應該要是你去跟他溝通一下吧?」
  「你是他母親才更應該關心他一下,不是嗎?」

  因為爸爸工作的關係,我從七歲那年的秋天就搬到北九州,三年下來,哥哥都已經快要上高中囉!
  雖然他很忙,但是假日還是會抽空陪我到公園打羽毛球。
  最近,哥哥越來越不出房間,我甚至懷疑是「御宅現象」呢!
  我敲了敲哥哥的門,一直都沒有回應,我只好小小聲的說:

  「哥哥,我是小唯。」


  門突然往內開了一個縫隙,我因為是貼在門上,所以不小心就跌了進去。


  「是小唯噢。」哥哥把我給拉了起來。

  「哥哥你到底在這裡面做什麼啊?」
  「噓!妳等一下。」

  他悄悄的把門給關上,並且鎖上。

  我看到他的床頭掛著一個魔法陣的圖,地上散落著剛剛那本書的包裝。

  「我正在研究魔法相關的資料當中。因為我想爸媽可能會覺得怪怪的,所以我才鎖起來不讓爸媽進來。」

  「可是我看你也……怪怪的耶…」我看著對在他書桌上的那疊書;很明顯的,都是那類有奇怪符文的書籍。

  「好!你也可以出去了!」哥哥生氣地指著門。
  「沒想到妳也是這種人!」

  「人家只是擔心你嘛!幹嘛這麼生氣?奇怪耶!哼!」

  我大步的跨向門口,抓緊門把。

  在那一瞬間,有種莫名的悲傷包圍著我;我微微的回頭,哥哥也只是在那裡原地的站著,我看不見他的表情,微弱的光線透過灰塵打在他身上。
  閉上眼,我轉開門把,走了出去。



  深夜,我睡不著,翻來覆去不知道多久了。下了床,我準備到客廳喝杯牛奶,這時候就聽見玄關的門被關上的聲音,我忐忑不安的衝進房間裡,之後越想越不對勁,半夜誰會開門進來?
  不!應該是誰出去了?
  挖~啊!!煩死了!!
  
  我跳了起來,出了房間,快步走向那角落的哥哥房間。

  「哥哥!你在嗎?喂!開門啊!!」


  過了很久都沒有任何回應,我就直接開他的門,沒想到他連鎖都沒鎖!


  「欸?」
  
  床上沒有人,有的只剩一本書,書的上頭擺了一張紙條。

-------------────────────────────
TO小唯:
   妳一定是第一個看到這訊息的人,很抱歉白天對妳發了這麼大的脾氣,但是我該走了,這裡不是我該待的地方。

   昨天有個人,告訴我有個地方是諸神所造出的異世界,重點是那裡還保留了魔法,我覺得那才是屬於我的地方,因為我──要尋找魔法最後的殘跡!


   一聲不響的離開,一定會造成爸媽的困擾吧?

   小唯,我不在的這段期間,要自己好好照顧自己喔!

   這本書留給妳,因為這是我最珍藏的一本書,希望你能在這本書裡找到你想要的。
----------------─────────────────
  我用力捏著紙條。

  「哥哥你是笨蛋嗎!」


  我的淚,有幾滴從臉頰滑落,更有幾滴落在紙上。


  從那一天起,我失去了太陽。



  「為什麼我不行跟同學一起出去?為什麼凡事都要經過你的同意才能去做?!我才不要幫你買酒勒!記住,我不是你的附屬品!你這個死酒鬼!」

  我用力的拉上門,然後躲到棉被裡生悶氣。

  在哥哥離開之後,爸爸整個就是那副德性了,我從被窩裡伸出一隻手,把抽屜裡的東西拿了出來,那就是哥哥當年留下的那本書。
  那本書早就被我翻過了好多遍,裡頭講述著魔法的歷史、形式、種類、來處、文化等等。都是一些外國賢者的翻譯文章,老實說都是一些空想、不切實際的事。我實在不明白,當初哥哥留這本書給我的意圖,到底是什麼?也不曉得是要我幫他保管這本書,還是要我精通魔法?這絕對不可能,光靠讀這本書怎麼可能學會魔法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