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高頻且渾厚的鳴笛聲,把小史的眼皮給掀了起來。他左顧右盼地尋找那熟悉的身影,卻只看到洛米一個人。
  洛米正用一隻手拿著書,看著。

  「噢!小史你醒啦?」他把正在看的那本書正面朝下放在桌上。
  「小唯和辛克迪呢?」
  「他們阿~是小唯說要去上頭吹吹風,辛克迪被拉去陪她。怎麼?有事找他們嗎?」
  「沒有,只是隨口問問罷了。」
  「呃……如果你不介意的話,要不要試試看剛剛送來下午茶和點心啊?」

  雖然太陽已經開始下沉了,但由於洛米的一席話,小史還是決定將一片蛋糕靠上嘴邊。
  想起早上在達基鮑格車站準備要出發前,那名叫做居爾克的服務生意外的出現在那裡。聽辛克迪的說法,居爾克向他們懇求著要保護他的家人,而辛克迪也答應了,並隨即將這消息傳回總部。小史不知道他是用了什麼方法跟愛盟總部連絡的,至少確定不是用手機。

  這火車比在原來世界的要大上許多,兩三倍大概跑不掉。不僅有頂樓陽台,甚至連跳舞用的交誼廳都有!

  小史才摸了茶杯一下,就立刻收回手指。
  是冷的。

  「冷的茶就別喝了吧!味道大概也走了很多。」洛米提醒小史說。

  「洛米……」
  「嗯?什麼事?」
  「那本黑皮書是再講什麼內容啊?怎麼常常看到你在讀它?」

  小史用手肘撐著上半身,凝視著洛米。

  「其實,這啊……就是總部給的新訊息。」
  「啊?我聽不懂。」
  「恩……那……」

  洛米往門外探了一下確定沒人之後,就拉上門,轉過頭對小史說:
  
  「噓--你不要給辛克迪知道喔!」
  他在剛剛看到的那一頁夾入鵝毛筆,然後交到小史的手上。

  「搞什麼神秘嘛!」

  小史接過那本書順便看了一下烙在封面上的字。
  幾乎和在機場所看到的字體是同一種。多虧洛米在他身上下了可以看懂這字體的魔法,否則他一定無法理解這段文字的意義。

  『午夜的惡魔。』

  小史沒留意太久就馬上翻開扉頁,一首詩篇就這樣印在這裡。


    因影嵐有感


  僕走過亂世 擊敗了貪婪

  現在站在冰封的雪山高處 俯瞰著破碎大地

  人性被看透 

  而傷殘的靈魂雖可憫 卻不可助

  怕的是產生下一個禍端

  我曾預言將如此

  世人卻於以屏棄 將故步自封的雙耳堵起

  最終導致此果

  只好把一切抒發成一首吟



  唱嘆三歲步 坐飲喫茶甘

  冷光閃北面 合十祈餘餐

  秘書告戰況 又驚白虎殤

  閃燭灼諭令 落地盡成灰


  感嘆呀

  愚昧的人類將再次濫毀 十二多四年的六月

  將再次繼續奪取虎子以爭取最後致勝的關鍵

  這群人不值得攻訐

  僕於昨夜醉倒前 已點出了他們的思想


  像狂飲之後的宿醉

  這黑影毫無節制的擴張

  成了「影嵐」──這無法收拾的

  -悲劇-




        愛薩克˙傅思堤 於 詹爾斯 感


  在這一頁的最下頭還有一小行文字。

  於史卡那1647年7月15日授予洛米˙克羅拉夫愛薩克之盟之成員資格,並贈予此冊以示身分,外加日後連繫使用。

  「這是?」
  「愛薩克契約,這本是我專屬的。」
  洛米扭了一下脖子。
  「相關的內容自己翻一下就瞭解了。」
  「那這封面是?」
  
  小史將書翻回封面的地方,那烙在封面的上的金字迷幻地反著光。

  「愛薩克之盟的最高執行長--愛薩克˙傅思堤會在每個新會員加入時給予他一個封號,每一個封號都有它自己的意義。」
  「那麼『午夜的惡魔』所代表的意義是...」
  「怎麼,你不記得了嗎?」
  「啊?」

  先是低頭沉默了很久,洛米才抬頭注視著小史。

  「我要給你看個東西。」

  洛米解開了釦子,將那件新買的襯衫脫下。他站了起來,轉身背對著小史。
  小史突然感覺全身一震。

  兩片如同翅膀狀的大型黑色刺青,呈十分對稱的方式咬在洛米的背上。
  他突然想起了近三個禮拜前的那個夜晚。

  斑駁的月光、碎裂的鑽石、四濺的鮮血、黑色的羽毛、火紅的雙眼……




  「知道……什麼意思了吧?」

☆★☆★☆★☆★

  時間跳回那個傍晚,五歲的小洛米站在客廳中間,驚恐地看著媽媽在他面前倒下。媽媽的肚子爆了開來,鮮血噴滿了整個客廳。
  媽媽先是大聲尖叫,再過一會變成四肢顫抖;再過一會,終於連顫抖都沒有了。
  小洛米似乎看見了什麼在母親肚子蠕動。
  是一個嬰兒!
  他緩緩的爬向洛米,洛米退了一步。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你……是你……那可恨的罪孽的種!我要……報仇!!」

  黑色的煙霧包圍了那名嬰兒,他長出了黑色翅膀、亮白的利牙,身體變成黑色並有著黃色斑紋。

  洛米與他對望的那一瞬間,暗紅色的光線消滅了他最後一點意識。

☆ ★ ☆ ★

  我一醒來就有這個刺青了。起初我並不知道這個刺青代表什麼意義,直到有一次發生了一個恐怖的意外,這個刺青控制了我……
  後來有一天我知道那個刺青的力量是會消失的,但是那太不實際了:每次使用這股力量的時候,力量就會消失一點掉;但據推估,還要在用上超過兩百次這股力量之後,才會完全耗盡它……

☆★☆★☆★☆★

  「所以我根本就脫離不了這次刺青的束縛。我一直在尋找方法,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脫離它,最後我找上了愛薩克之盟……」
  「那麼愛薩克之盟有給你任何一點線索嗎?」小史說。
  「有。」

  洛米頂著小史的額頭,面無表情的說:

  「就是你,你就是線索。」
  小史張大眼睛往後閃了一下。


  「欸?我?為什麼是我?」
  「因為愛薩克˙傅思堤──愛薩克之盟的最高執行長也同時是個大預言家。他預言了這一切天地萬物,沒有一次是不準的。他指出要讓這個刺青消失的唯一方法,就是找出索奇˙馬克拉的轉世也就是我當初遇到的那個嬰兒,就讓他把我身上刺青的力量吸走,這樣就能解決了。只是他在我醒來之後就失蹤了……」
  「所以哩?那到底跟我有什麼關係?」。
  「所以,憑白虎族的能力一定找的出馬克拉,至於你的族人都被殺害了,那個白虎族指的當然就是你。」
  「憑什麼說白虎族的一定找的到?就連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啊?何況,我可以算是第一次到史卡那呀,要我從什麼地方找起?」小史激動的站了起來。

  小史看著洛米,不由自主的撇開頭。洛米左手手裡抓著脫下的襯衫,頭髮遮住了他的眼。

  「這個索奇˙馬克拉是誰?為什麼必須要是我才能找到他?」
  「他是影嵐……津爾基聯隊的創辦人,而且……」

  洛米伸手輕拍著小史的肩膀。


  「……就是他下令摧毀白虎村的……」

  「……那……跟我也沒……什麼關係阿……」





  「小史、洛米大哥你們好慢喔!人家在這邊等你們很久了耶!你們看,太陽已經碰到地平線了啦!」
  「是是是~我們這不就來了嗎?」洛米無奈的應和著。
  「嘿嘿……抱歉。」
  小史從洛米的影子裡走出來說。

  「喏!剛才幫你們買的飲料。」辛克迪倚在一旁的欄杆上,左手拎著兩罐飲料。
  「不了,我喝不下。」洛米說。
  「呿!虧我還幫你辦出院的說。」
  「我要!」小史拿了一罐。

  他在辛克迪旁邊靠著欄杆,望著夕陽。
  那火紅色的光芒渲染了整片天空。發現小唯也開始倚著欄杆。
  噠!的一聲,打開了飲料同時,小唯突然冒出一句:

  「聽說夕陽愈紅 ,明天就愈有可能是壞天氣喔!」

  這是酸酸的柳橙汁。
  小史的眼角不經意的瞄到洛米,他只是很無力的站在那,眼睛映著夕陽。
  小史拿下靠在唇邊的飲料,對這溫暖的夕陽小小的嘆了一口氣。
  


  「噢……是嗎?呵呵……」
 
  一輛對向而來的列車,從另外一側駛過。

待續...     Kutoro Mor  2007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d6815
  • 這篇好長=ˇ=
  • 麻鬼Asaoni 於 2011/03/22 02:30 回覆

  • johnson13540
  • 對呀=ˇ=因為中間有詩~
  • 麻鬼Asaoni 於 2011/03/22 02:3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