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米將木門鎖上,拖著行李,穿過了鐵門,跟著小史與小唯的步伐,慢慢地走出鐵門,再接著一個轉身把鐵門關上。

  「咦?怎麼是從中間的門走出來的啊?我記得我應該是從最左邊的門走出來的呀?」小史邊回頭邊走的問。
  「喔!這是一種魔法!」洛米連忙解釋的說。
  「只要你擁有強烈要見到某人的意思,開哪一道門都可以。」
  「是喔?」

  電梯門閃到兩旁,好像是厭惡這三個人一般,待他們全進到了裡頭,門又冷不防的閉上。

  「那如果沒有強烈的意念,那會怎樣?」小史問。
  「那就只會看見如同廢墟一般的空房間,使得閒雜人等得以打消他們的念頭。」
  「嗯嗯……」

  這時小唯打了個哈欠。

  「那我們等一下要去哪裡啊?」小史說。
  「機場。」
  「機場?」

  小唯又打了個哈欠。

  「欸?小唯你好像恨累啊?」小史轉頭說道。
  「嗯阿,而且肚子好餓喔~洛米大哥,什麼時候可以吃早餐吶?」
  「這個嘛~到了機場再吃好不好?」
  「好吧。」她又打了個不算小的哈欠。

  「喔!小史啊,你這樣帶著溜冰鞋去不太好吧?」洛米指著小史肩上的背包說。
  「沒關係!我自己可以保養的來!」
  「唉~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在過關卡的時候會很麻煩而已……」

  洛米向接駁車招了招手。

  「嘿!該上車了!」



  盧布亞那雖然貴為斯洛維尼亞的首都,卻一點也不像個現代都市,不是古堡就是平房,顏色也是呆版的一統調。
  他們三個坐在機場接駁車的最後座,初夏的清晨,沒有人煙,沒有庸碌,沒有烈日,有的只是清爽的微風。
  洛米將一本書捧在手上,翻閱著。小史打開窗戶,將右手伸出窗外,又回頭看著洛米以及累癱在他旁邊的小唯。

  「我一直都沒問你跟小唯到底是什麼關係耶?為什麼你們會一起旅行啊?」
 
  洛米的視線始終沒有脫離書本。

  「如果……你是想說我們是男女朋友之類的關係的話,那你就完完全全的錯了。我一直以來都把他當成我的親生妹妹一般看待,至於旅行嘛……」
  「嗯?」
  「將近兩年前年我在北九州出任務的時候,偶然間遇到了那時的她──被我發現倒臥在火車站前,而我即時救濟了她。我好奇問她為什麼要流浪,她只說很想去尋找她的哥哥,其他的什麼也不肯多說。」
  「可是如果這樣下去一直都找不到他哥的話,那該怎麼辦?」
  「那也就只好繼續收留她囉!況且她也曾經跟我提到過,她的哥哥很熱衷於咒語、魔法之類的東西,搞說不定她哥哥就在史卡那也說不定!當然這也只是期望。」
  「喔……」
  「勸你不要把手伸出窗外,你要知道這有百分之三十的機率手會因此受傷。」
  「哼~你還真是精算耶!」小史收手。
  「這個是基本常識。」

  接駁車經過河濱廣場,場地上擺滿了放有紙張的畫架,現在也是繪畫節辦地如火如荼的時候,五彩繽紛的圖像充斥在附近的大街小巷,小史趴在車窗前。
  
  「如果可以的話,真想下去逛一逛。」



  「喏!你的漢堡。」洛米端著餐盤說道。
  「哇~好感動噢!終於有東西吃了!」小唯把手上的漢堡當作神一般崇拜。
  「呵!真沒想到我們的早餐,竟然會是在機場裡的速食啊!」
  「沒辦法啦!因為時間寶貴。唉~這可花掉我不少錢呢!薪水上漲的速度總是跟不上物價。還是趕快回史卡那比較好!」

  小史吸了一下可樂,又問。

  「欸洛米!你常常掛在嘴邊的『史卡那』到底是什麼樣的地方啊?」
  「喔!『史卡那』啊──你們有聽過斯拉夫神話嗎?」
  「沒有耶~」小唯搖頭。
 
  洛米將雙手架在胸前,看著匆忙走過的人們。
 
  「史卡那在正統的斯拉夫神話中並沒有提到,但是在密傳的阿堤貝拉詩集中有詳細描述,在四世紀的時候,斯拉夫諸神離開了這個世界,祂們不是消失而是在另一個世界──史卡那大陸上生存著,而現在諸神又再度消失了,史卡那才變成了如今各種族逃避迫害的庇護所。」
  「嗯……嗯……」小唯眼睛一亮的看著洛米。
  
  洛米看著手錶,猛然地坐正。
  「啊!時間不太夠了!趕快吃好要走啦!」

  三個人連忙將嘴邊的食物塞了塞,朝電梯的方向奔去。

  「哪層樓?」小史問。
  「地下二樓。」
  「地下二樓?那不是停車場嗎?」
  「別問了,照我說的就是!」
  「好好好……」小史不疾不徐的的緩緩按下電梯鈕。

  電梯緩緩的下潛,當指示燈變換到地下二樓的時候,門滑開了。
  洛米帶領著他們兩個轉進陰暗的角落,繞過好幾台車,終於在一扇白色的逃生門前停下。

  「歐迪克雷尼……」洛米舉起手放在門板上,唸咒。
  門瞬間起了反應,『出口』的字樣開始扭成一行古代文字。

  「對了!你們兩個過來一下,我先把基本的魔法知識傳授給你們兩個,可能會有點不舒服,請稍微忍耐一下。」
  
  洛米將雙手分別放在小史與小唯的頭頂上,好像在默唸著什麼似的。
  小史突然感到一陣頭暈,轉頭看見小唯已經跪倒在地上,他再往逃生門上看去,那一行古代文字竟然都看的懂。

  『您將進入一個無法想像的領域,如有未能看懂本文之人士而現場有魔法師者,該魔法師應盡賦予未能看懂本文之人最基本的識字能力。否則將無法踏入此門任何一步。』
  
  「進去了。」洛米用手指比了個方向。

  剛推開門還以為是一間貴賓室,仔細的瞧一瞧才發現有幾位奇裝異服的人坐在椅子上看雜誌、報紙。
  他們走向櫃檯,是一位蓄著小鬍子的男人坐著迎接他們的到來。

  「喲!好久不見啊!柏卡大叔!」
  「欸?這不是洛米嗎?快兩年多不見了有什麼新的見識沒有?」
  「見識可多的呢!先不說這個了,請幫我申辦兩張新的認可通行證。」
  「給那兩個小朋友的嗎?」他朝洛米背後瞥了一眼。
  「對,麻煩了。」

  男人搔了搔頭,拿出了筆和紙。

  「那個……女生先過來。」
  「喔。」
  「說出你的名字和種族。」
  「赤羽唯。人類。」
  「好的。」

  男人先在紙上寫下資料,再將那張紙對摺成兩半,隔空施法而完全不動口。那張紙在柏卡的魔法之下,變成了一本藍色的小簿子。
  
  「辦好了拿去,下一位。」

  小史等小唯走到旁邊之後,他向前。

  「來!報上名字和種族。」
  「列奧夫.史卡皮歐……」「白虎族!!!」
  
  洛米沒等到小史把話說完就搶著說。

  「白虎族!?等等!!你說他是白虎族!??難道他是──白虎之子!!?欸?洛米難道你……」
  「沒錯!!就是我找到的!怎樣?厲害了吧!!?」
  「十五年囉!我們都找了那麼久了!竟然會被你這個小子給找到!」
  「伯卡大叔,轉換員要保持中立啊~」

  柏卡轉過頭對小史說:「白虎之子你過來一下,我有東西被交代必須要給你!」
  「啊?」
  
  柏卡從抽屜裡拿出了一條首飾,並將一本通行證交給小史。

  「這是你們白虎族長老寄放在本關卡的重點機密寶物。還有!這是十六年前你的族人幫你申請的通行證,現在這些全部都在這交還給你。」
  「這…….謝謝。」
  
  小史將首飾戴上,看見柏卡身後相當奇特的兩道門。

  「那是什麼……」他用手指著。


待續......          Kutoro Mor  2007_

-----------------咒語解析-----------------

歐迪克雷尼 Odkleni:開鎖咒,使用此咒後,任何鎖上的東西都能輕易打開。(除了受詛咒物品以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