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我不熟
(午後)

這種氣氛

在雨後不之所措


雲都散了

我還是不懂


不停思索

並且很沒禮貌的

不停續杯


直到街角的咖啡廳
(黃昏)

柔和的小燈熄滅

職員帶著微笑

掩著無奈的眼神

請我離去


我想連聲道歉

只有留給寂寞的清風

才能得到回應

看在落日的眼裡

還得淺笑的結束

一天的運行

星光悄悄的升起
(夜晚)


天台的吉他並未發覺

只是沉醉

在自身的旋律中


誰還在哭泣

是我每晚都要安慰的祂


我不是不愛祢

不是我 祢愛不?


回答曾是我的期望

現在是我的願望

以後會成為我的妄想

迷霧藏曦
(晨初)

落在這片寧靜


看著杯中的黑白漩渦

期待的心

不曾減少


當它被握在手中

並且放入方形冰塊

那種喜悅與新鮮感

先不說

重要的是小啜一口

落地窗前

尋找到最滿足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