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半夜,我與朋友不知為何話題聊著聊著就聊到過去、從前,接著就聊到了我的詩詞創作上。我想很多老朋友們都知道,我在開始玩配音前已經打了了十年詩詞。所以就算不是專業文青,也算是個資深假文青了。

  在這快12年當中我的文字創作風格不斷地轉變再轉變,從2006年的初次摸索,2007年的華麗奇幻,2008年的嘲諷艱澀,2009年的確立文青,2010~2013年的不斷巔峰,2014年的冷靜反思,2015年至今的失魂落魄。每個時期都有各自創作的目標與意義,文筆也從零散口語演變成難解文言,最後才折衷確立為目前的這種詩化文青感。

  其實對於新詩的部分這樣算是正常演化,但朋友就蠻好奇為什麼就連填詞都變得像詩一樣了呢?該怎麼說呢,其實我最早期創作的前十首作品質量很不穩定,也因為初期填詞的作品實在太陽春了,所以我努力想把自己的文筆提升到更高的境界,為此我就去參考那些將歌詞寫得很有韻味的華語歌曲。當時參考了像是五月天、蘇打綠、張懸等歌詞十分接近詩的歌詞作品,於是漸漸地就有些矯枉過正(?)到了2008年底的用詞甚至是最極端的艱澀。

  進入2009年後,我發現這之前填的歌詞其實有很多作品就連自己也不懂那些謎一般的用詞到底是什麼意思,所以就思考著是不是該打出自己真正想傳達的心聲才對得起自己筆下的創作?接著便開始嘗試用自己當下已練成的文筆發表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於是便從2009年起確立了主要的敘事風格。

  2010年起,我除了主要的這種詩化文青式風格,也附加了批判社會的諷刺式風格,後者還是我在2010~2013年間辨識度最高的形式。

  2014之後的風格開始走向灰暗,這是由於接觸了社會的殘酷面,在認知自身相較之下越來越無力的際遇下,幾乎全數作品都朝向了負面情緒發展,也就這樣跟前段時期相比,創作顛峰期算差不多過去了。

  如今詩詞創作對我而言,比較不像是小時候那種對外發表的實力炫耀,而是越來越像自己對於生活體悟的一種單純抒發,最近這些年的作品比起前期,已經變得更加貼近內心話。
  上次久違了好多年把一首近期作品投稿到臉書的詩論壇,結果就迎來了預期中的「文人相輕式批判」,評論說那首作品根本都作者自己的「自言自語」,仔細想想對方也沒說錯,我的確是越來越像在分享自己的內心感言,也漸漸不再顧慮別人是怎麼看待自己的作品了。這算是好事嗎?不能算。不過文學創作嘛,又還是詩詞,本來就是不怎麼商業化的產物,所以也無需顧慮太多旁人眼光,反正對得起自己就行了吧?

  很抱歉對因為聲音作品才關注我的朋友們,這篇對非文青者真的蠻不友善的(笑),字好多喔,我想大概又要嚇跑一些人了,然後觸擊率又要繼續降了。但這也只是老文青在光陰流逝的過程中,偶然激發的必然體悟罷了,也請大家不用太嚴肅,輕鬆看待即可。

  那麼就這樣了,大家晚安,要好好生活才是生命最重要的事!祝福各位。

https://www.facebook.com/asaoni/photos/a.928066017334640.1073741828.858856400922269/1598586946949207/?type=3&theater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