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天
自風隙間遞來首破爛詩
它說受夠了一切
便自毀了其飛行軌跡

有天
當我忘記與自我競逐
那我是否也
不再是寫下這趟航程的信天翁

在有天之後的有天
在記憶中模糊的碼頭遙望與回首
而你是否曾是我最初落筆的浪頭
想說愁 也強說過愁
但那裏已沒有少年
亦沒有什麼初衷
白色的輪廓線就這樣消逝風隙
而我在時間軸的快閃雜訊中
不知被什麼給強行脫落

報告隊長隊長

請說

難道這就是脫隊了嗎?你怎麼沒有回頭找我?

麻煩帶客人到一九九零十一十六號走道 

收到

 

對 收到了

 


如同有天在賣場雞同鴨講的厭世輪迴

 

 

Asaoni 2017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