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初絕讚的曇花一現
佯裝著不過奇蹟的赦免
安迪沃荷在傳記說
每人都有十五分鐘虛榮
你我都曾如此深信不已
所以掏出了青春來追尋
然後死命地撐著繼續 起承 轉合

記憶中如同流星般的驚豔
記憶中如同過街鼠的屈辱
接著回神癱在地上
吶喊這與說好的都不一樣
但又攤開了藍圖選擇重新投入
選擇了青春的博奕
活著不過就是一件必須交差的事嗎?

活局也 活局也
下成無法逆轉的頹勢
它靜止在
在我察覺前說白
多說多錯不要悔改
死局也 死局也
如預期般簡單地將我整個人都輕蔑

世上所有人都緊擁著妄想
世上的妄想也都無聲收場
似是而非的填詞在遇見你時逕自糊塗
卻還否認這是一種認輸

心上山水已失去了票房
玩日愒歲後只迎來了感傷
想問是誰造就了如此零和的賽場
反求諸己也
反映不出那真心的謊


「還沒有和夢中伯樂相遇」
「還沒有被誰先提攜」
天真地自我激勵
十幾二十年不都是這樣自處
將先前擲出的骰子點數
趁未被發覺前悄悄移除
自以為如此就能超前周圍眾人一步

恍惚迷失於通往正解的走廊
而正解也並非最佳的辦法
慘淡的眸子內
我想要的從不能順利成像
過去曾塑造的我的形象
過去曾應付的對話
妄自尊大背後只剩骨架在努力膨脹

故事最終無非悲喜的套路
套路無非也是口味的收束
這戲碼從頭到尾都是安排好的一齣虛無
受夠了不斷加場的爛俗
爛俗又被不斷加碼售出
不情願了 又情願
已分不清楚這是誰了

活局也 活局也
下成無法逆轉的頹勢
它靜止在
在我察覺前說白
多說多錯不要悔改
死局也 死局也
如預期般簡單地將我整個人都輕蔑


這裡並非我所期待的戰場
這裡也並非我曾祈求的天堂
多少次反覆自我折磨的意識塗鴉
卻又再次無藥可救地潑灑


事不過三也只是構想
我想說的話總有天會被自己糟蹋
請原諒我的戲份就是如此地荒唐
只是遍尋不著對戲對象

視頻後方不存在執著力量
台詞沒有靈魂的武裝
原來我的十五分鐘早已經轉讓
轉讓一切吧
轉讓一切吧
轉讓一切吧
轉讓一切吧令我退場
       退場吧
       退場吧
     令我退場得瀟灑————

Asaoni 2017_

-----------------------------------------------------

時隔將近一年的填詞,不僅是快三個月後的詩詞新作,也是創作11周年的紀念作(因為不確定下一首作品能不能趕在8/17日完成)。

有時候我會想,我在這裡發表的這些創作到底有沒有意義,真的應該繼續發表下去嗎?還是像我三年前發表的那首《見好就收》一樣,抓緊時機見好就收呢?

論演員的自我修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