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不見了馮小姐,您這次怎麼多帶了幾位表情略帶酷勁的墨鏡仁兄咧?」他說,「不是說好這是我們兩人之間的『祕.密.約.會』嗎♡」

態度一派輕鬆的白髮青年,恰似風流倜儻的小生般,悠閒地端坐在剛重建好的餐廳深處,並於長桌盡頭享用著正吃到一半的餐點,而從他微張的視線對角交集處所及的正是——他特意吩咐下僕必須好好款待的——身著一襲OL套裝的成熟女子(附贈其身後一整排的黑衣人特典)。

「幾天不見,這重建進度貌似還滿不賴的?」她刻意將視線錯開,自行拉了張椅子在那張剛拆封套的長條木桌前坐下。

「那也是多虧了有PPIC的暗助嘛~♪」白髮青年將嘴邊一塊肉排咬下,並將從嘴裡抽出的叉子悠哉地指向對方筆劃。

「不懂你的意思。」

「唉唷,馮小姐您別再裝了,三天前就在您甫離本宅而去時,小輩的戶頭就突然瞬間多出了五億——是五.億.元欸!這想必也是您的功勞吧?」他難掩臉上的興奮,雙手環抱胸口地左右來回扭動,「如此盛情難卻,小輩都快要幸福地難以招架地失去理智了哦!哈哈哈哈哈——」

這是新型態的笑話嗎?這傢伙一本正經地在胡說八道些什麼?

「——那麼!」

白髮青年將手中的刀叉猛烈的插在剩餘的肉排上,接著從容不迫地將那雙纖細的腳緩緩擺到桌面,並且讓雙手向後抱頭地靠著椅背。

「既然小姐您如此愛戴小輩的話,那麼下次我想求個十億也不過份吧?」

「你這得意忘形的傢——」沉不住氣的其中一名黑衣人激動地預備抓著自己的腰際,一邊大聲斥喝、一邊弄響了裝在裏頭的「工具」。

但女人卻面無表情舉起左手,似乎是在示意什麼。

「咳,讓我們先將這件事擺在正事之後……至於你要找的人我們已經有結果了。雖然我們沒有義務幫你逮捕這位逃犯,也不會主動對其進行制裁,但我們可以提供她的情報給你,接下來如何處置全看你自己的意思。」

女人將一張照片夾在報告書封面,先穩穩地按在桌上後,再用不友善的方式將其推至對方眼前。

「你之前口中的那位逃犯實際上只是名既平凡又可憐的失親女高中生,其名叫尹黛莉,現就讀國立第五高中三年六班,貌似是全校人氣頗高的風雲人物──」

「慢著~」青年像個小學生似的舉起晃動的右手:「您說她平凡卻又人氣頗高~這──是怎麼回事咧?」

「不如──先生你親自走訪校園一趟如何?」女人的臉上終於為此微微地顯露了一絲不耐。

「喂喂,您在說笑吧?要我親自走訪,難道是要我假扮教職員嗎?還是說──」

倆人無語地對看了幾秒,面對這女人毫無變化的僵臉,青年的嘴角開始不自覺抽動起來。女人則打破沉默將話題繼續下去:「你猜得沒錯,我們其實已經幫你辦好了臨時的學籍,這是你的學生證──」

她用射飛鏢一樣的方式將卡片彈到青年眼前,但卻被後者在距離眼珠三公分的地方用食指與中指接住。

「你今年才剛滿十八歲吧?革命媚藥?」

他將學生證翻到正面,對著姓名欄一陣訕笑。

「你們果然握有小輩的檔案,居然連我的本名都知道!不過──」

他用相同的方式將學生證彈回給女人,但這次女人卻用手掌擋下。

「小輩已經不用那個姓了哦!麻煩幫我改一下再送來吧♥」白髮青年嘖嘖地搖了搖食指,用一種異常甜膩的聲線對那女人說。

「你當我們是你家開的印刷廠嗎?」

這時青年卻一改常態,瞬間露出了令人寒顫的凶臉。

「那您覺得自己幫政府做的這些無法見光的事,如果讓一般市民知道的話,下場會怎樣嗎?」

「這是在威脅我嗎?尤──」「我說過請您別再用那個姓氏稱呼我……了喔☆」

OL瞥了白髮青年一眼,一臉嘲諷地說:「唷——居然這麼討厭那個姓?明明是開國的大家族,怎麼時至今日卻選擇隱姓埋名了呢?」

「馮小姐……」他從位子上起身,並將那疊資料放肆地扔向空中,讓文件散落在這間餐廳各處如雪花一般,同時他還擺出了一張意義不明的笑容。

「小輩由衷希望能與您繼續保持合作上的愉快,在此特地央求您應盡力配合──」

一彈指,餐廳的各個角落便瞬間冒出了數名手持改造戰鬥步槍的男女僕們,而槍管上裝載的雷射光束,幾乎全數集中在女人與她帶來的隨從身上。當然那女人的隨扈們也在第一時間掏出了隨身手槍,卻都在拔出槍套的瞬間被不知名的力量解體成廢五金。

「這真不像你啊?」她冒著冷汗,「我還以為網路上風靡無數少年少女的革命媚藥,應該是個幽默風趣的傢伙,結果其真面目竟是如此無趣。那些粉絲們要是知道了想必會很失望吧?」

「八卦版的殘音公主也是意外地嚴肅呢!跟網路上的人氣形象有落差喲!不如…‥讓我們私下好好『促膝長談』吧?」他笑了笑,嘲諷地側坐在桌面並輕拍了幾下自己的膝蓋。

眼見此狀,女人沉默深吸了一口,並用眼神示意身邊的隨從們離開房間,緊接著青年的男女僕們也在之後一個個原地消失。

直到確認房間裏頭再也沒有第三者後,青年才走到門板前將門口甩上。

「好啦,都沒人了。這位危險的大姊姊妳其實還有事要對我說吧?小弟很興奮捏~♥」

「只要沒有第三者在場就不使用敬語了嗎?算了──」女人扶額嘆了一口氣。

「噗呼呼,這算褒獎嗎♪」他無奈地笑出聲。

「好吧,其實我只是想順便聊聊關於這位『逃犯』身邊的事。」

「原來妳也對這名逃犯有興趣是嗎?是嘛?」此時白髮青年用雙手摀住了嘴,裝作一副不可置信的欠打模樣。

「不,只是偶然發現,我家那位久未蒙面的不才小弟也跟這名逃犯分在同一班級。所以希望你能在接觸逃犯的同時順道幫我探點口風。」她將雙腿交叉,用一副刻意撩人的姿態壓在椅子上。

「原來是弟控啊?呿!真無趣!那妳自己回去見他不就得了?」他瞇起眼,「還是說──見到現在已經『長.大.成.熟』的弟弟會讓妳感到害羞?哦──我懂!人家小鮮肉嘛?嘿嘿嘿嘿嘿嘿……」青年別有意圖地掩嘴聳肩著笑。

「過剩的想像力就留給自己意淫吧!我最近可是忙到沒法抽空回家的狀態,再加上一些私人因素,我並不打算回家一趟。」女人邊說邊將右側的頭髮撩至耳後,並作勢步回原先的座位坐下。

「這樣啊?不過純粹要幫妳探口風這點實在太過乏味了,不如──」

不知何時,青年已經繞到女人的後方,接著下一秒明顯就是故意要將她坐的那張椅子向後方撂倒,好讓她因此摔到地上,但就在那女人差點整個人貼到地上時,他又趁機從後方抱住對方。

「──不如讓我稍微玩弄一下如何?」他將嘴一偏,近距離停在女人的雙唇附近,不懷好意地吹氣邪笑。

「讓你玩弄?你是指與你同年的舍弟嗎……」她忽然轉為氣聲,「『處男…小朋友』?」

此話一出,令青年的表情瞬間僵住,再接著就仰頭大笑了起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會認真地考慮將這句話當成讚美的……呃唔——」一聲蕩氣迴腸的拍響在諾大的房間內來回撞擊,只見白髮青年的臉滑稽地癱向一側。

「還真是傷風敗俗的怪癖。」OL緩緩起身,並俐落地收回那記送給這傢伙的巴掌。

「喂喂!這何必呢?我倆彼此彼此吧──」

餐廳裡的喧鬧聲伴隨著因這場騷動而揚起飄落的眾多紙張與照片,其中一張緩緩飄落的大頭照上映著一位有著紫米色中直髮,穿著一身學生制服的女孩,她鬱悶淺笑著直視前方那不存在的遠處光景。

老管家透過不知何時打開的門縫目睹了這一切,他沉默不語地悄悄闔上門板,彷彿全然不知。卻瞞不過躲藏在黑暗中的那對熱烈視線,它正細細品嚐著那些發展至今的風味,並隨手將手邊的棋盤翻開,正式開始了這場連賭注都尚未得知底線的瘋狂對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