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是四年一次的229,所以來留下一點紀錄。

今年229正好面臨北藝大的工作即將告一段落的週一,今天花與胡桃的兼差也只校了一半不到,中午到中央大學附近慶祝老爸的生日(據說是算國曆的)。

最近陷入事業與夢想的分歧點,不曉得創作是否還能繼續下去;依然還找不到交往對象(希望渺茫),認識的朋友很多都在大風吹,預計今年四月23要和大學同學回屏教大看一眼。

哀,好想同故事裡的角色一樣穿越到奇幻或遊戲世界,然後永遠定居在那,最好還可以順便讓我回到十年前的年紀,接著永久凍結。

有點厭世,但還不到以前憂鬱症發作的感覺。想找到一份工作,然後從中取得成就感,順便還能挪出時間創作,讓我的創作能代替我永遠在這世上流傳。

今天已25歲又3個多月,如果能活到一百歲的話,我已經浪費了四分之一的時間,距離50歲的中年危機,我甚至也已經連一半都不剩。

不知道未來在哪裡,甚至是否要成家立業?都全然不知。

我回想起大學與高中時期的生活輔導老師,都在問我的那句:「你未來想要做什麼呢?」

糟糕,我到現在還不知道啊……

或許我這糟糕的一生就只能這樣了吧?

剛才老姊跟我談論不管是履歷還是面試技巧,總覺得越聽越絕望,想要振作起來,卻沒有實力重新站起;為了累積實力所以要去進修,但要進修什麼其實自己心裡也沒有個底。

哀,懷念過去別人叫我做什麼我就照做的時代,至少不必煩惱自己的下一步該怎麼踩,但或許就是過分習慣於這樣,所以我如今才會走成這樣吧?

敬,四年一度的229,在莫名的悲觀中度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