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幾秒前我才剛甦醒
便察覺自身傾倒在
由陌生碎琉璃所鋪墊成的
後現代華麗魔毯之上

 

你將沉重的
過度飽滿的
妥協人生
用彈彈珠般地架勢狙擊
狙擊在那一無所有
徒有空虛的
軀殼內緣

 

猛然想起這一切
原來是我
太過予取予求
獨自走在偏執的鋼索上
卻又捨不得拋開
所謂不被祝福的成就之中

 

於是我與偉大的夢境共沉淪
沉淪在名為自我滿足的幻境裡
我還要向誰擠兌什麼?
又要被誰予求什麼?
在所有的夢想都幾乎成為土塚的當下
那又是誰曾經這麼認真地與我對談?
談論著印象中那口
自出生前就只剩下若有似無的
最後一聲愧嘆?

 

於是只好選擇反覆犯錯
反正就算錯了
也不會有正常人挺身負責
那麼就只好繼續予取予求了

 

Asaoni_2015

-------------------------------------------------------
其實我是想打時不我予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