唷呼,各位大家好久不見!相信許多人都已經看過了我那幾篇簡略的成功嶺新訓與文化役專訓回顧了吧?而且它還頗意外地登上本網誌的最高熱門文章,這讓我有些吃驚哪……我一直在想為什麼單單如此沒內容的東西居然能吸引這麼多人點閱?後來仔細思考了一陣子,才得出了這似乎只是因為大家仍對替代役感到好奇罷了。畢竟在這個即將轉型為募兵制的時代,雖然政府高層口口聲聲說會逐年調高替代役的比率,但大部分的役男應該還是都乖乖的去當國軍了吧?而且過去在社會上,普遍認為替代役這個制度應該都是留給老弱殘兵才對,所以對於近幾年的替代役幾乎泰半都是由常備役申請的現況有些好奇。

據我所知,大部分當過國軍的人應該多少都會仇視替代役是所謂的「爽兵」,但就看各位怎麼認定囉?如果以單純賣體力來比較的話,我們這些替代役的確不行,而且新訓的時候還被嚴格規定不准碰槍,甚至國軍派來的上級還認為讓我們這些替代役碰槍,可能比放共諜進軍營拍照打卡還嚴重。所以如果就這種標準來比的話,我們可能真的就像大部分服完國軍的人所認定的那樣,就是個沒路用的弱雞,真要相同標準來看我的話,我當的可能還是全替代役裡最「爽」的文化役(全稱文化服務役),但述我不認同這種稱呼。

這並不是我的個人情緒或是想要辯駁什麼,只是我覺得替代役只是另一種為國家奉獻效力的方式。的確我們並不是用武裝或是體力來保家衛國,但我們將自身另一方面的能力與所學奉獻給自己的國家,替代役進入政府機關、深入民間並支撐著政府這個龐大的機器,我甚至可以很自豪地說,若是現在將全政府裏頭的替代役全數撤出,這個政府的效率至少會掉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以上。而文化役也不是最爽的役別,甚至應該要說沒有一個役別是爽缺,文化役所要付出的心力應該已經從文化素養上升到智慧層面了,以我的個人經驗來說,在那個職位上待了十一個月才發現自己仍有許多層面的不足,而且在面對民眾的應對上又讓我發現自己居然還顯得有些幼稚,甚至可以說就是因為當過這個役別,我才理解了許多過去在學校裡沒學過的道理。

201311月我將新訓與專訓的回顧部分打完後,有些人一直來私底下問我什麼時候要出下單位的後續,鑒於當時我還在文化局服役,不方便將當時的某些事情透漏,所以我原先想等20147月退役後才開始著手,但中間遇到了許多事情與計畫,再加上同時期認識的學弟還有人在文化局服役中,所以一直拖到了這個時間點才打算繼續補完。原先我也打算用先前回顧的簡略筆法來述說那十一個月的過程,不過我發現有很多事情似乎不能這麼輕易地帶過,所以接下來我將用類小說的寫法重新從頭寫起,至於中間事實的真真假假就留給各位自行判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